Knowledge Gained by Incentive Pay Considered Harmful

在读完软体人员面试教战守则之后,ㄚ琪要继续读激励有害, 什么?激励是有害的?看来很shock的,从来就没听说过奖励人心会有害的,约耳说‘微软的“出货”奖曾让雇员们觉得自己被当成小朋友。到处都是不满的嘘声’,这个故事在Douglas Coupland的经典作品Microserfs(微软奴隶)中里面有一群程式师尝试用一根吹管把它破坏掉有提到。

我想我所处公司绩效系统也是来自呆伯特式管理书籍上来的,跟约耳讲得差不多,很多奖励方案既侮辱又贬低人,Maybe吧!‘绩效评估对士气的作用并不是对称的:负面评价对士气伤害很大,可是正面评价并不会改善士气或生产力。’‘巴伐洛夫制约实验中的狗为奖赏而工作’是我喜欢看的实验,哈哈!绩效评估的困难‘在于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把事情做得很好(即使事实上不是)。这其实是我们心里为了让生活不那么难受,而对自己玩的一个小把戏。所以说如果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表现良好,而评估结果正好是公正不阿(这并不太容易做到)时,那么大多数人都会对评估结果感到失望。’这还说得真贴切,拿捏得度确实不简单,‘团队中诚实地实施绩效评估通常会导致士气低落或忧郁,甚至会有部份人员离职,影响长达一星期左右。团队成员间会产生间隙,通常是因为考绩差的人嫉妒考绩好的,发生如同DeMarco 和Lister称之为团队杀手(teamicide)的过程:已冻结的团队不自觉的毁灭。’,原译是翻成团队自杀,但我看这一章的中译叫团队杀手,我觉得可能比较适合大家。

Alfie Kohn在哈佛商业评论中一篇已成为经典的文章中写道:

‘过去三十年间至少有两打以上的研究明确地指出,为了报酬而工作的人,表现不如完全不期望有报酬的人。HBR Sept/Oct 93

他的结论是“激励(或者说贿赂)在职场上是行不通的”

‘DeMarco和Lister更进一步明白地表示,任何型式的职场竞争及奖惩方案,包括以前流行那种“在某人做对事时马上奖励”的把戏,所带来的伤害都大过好处。给某些人正面激励 (比如愚蠢的公开颁奖仪式)暗示他们其实只是为了拿那个压克力奖牌才有表现;也暗示他们在工作上不够独立,要有甜头才会努力;这实在是既侮辱又贬低人格。’

看起来好像绩效评估系统很鸟,我大概知道的是绩效评估系统可能确实是做做样子,但是那些来自人力资源部门的同仁也得找事做啊,搞了套绩效评估系统,算是他们的绩效吧,结果评估这些科学家这类的员工(或许我也可以自诩为科学家),那这个评估系统,还真有点搞屁的感觉,好了,不可以批评的太大声,不然会失业的,记取‘不要惹脑小老板’,因为我们以后还是要靠他吃饭,做做样子就好,那生活会过得很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