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ntroduction of The Tar Pit

这是人月神话:软体专案管理之道(20周年纪念版)的第一章:焦油坑,一开始就有一句荷兰谚语:‘对航海的人来说,搁浅的船就是灯塔。’,套句中国的古文就是“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中国以车做比喻,外国人以船做比喻,看来用交通工具做比喻,是很不错的方法,难怪邬西铎会长喜欢用飞机做比喻。

另外在前一页有个焦油坑壁画,这是来自洛杉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George C. Page生物馆,嗯,洛杉矶应该是我跟Honey的下下次旅游目标吧!这就是本篇文章的引言吧,在述说大型软体的开发工作,就像这些动物一样,那么我们可以由此找到借鉴呢?

图1.1有张软体系统产品的进化,很有意思,看起来写成是很简单,但是要写成软体产品的话,至少比写程式多三倍的时间,另外如果写成软体系统的话,也是比写程式多三倍的时间,但是如果你要软体系统产品的话,则要花九倍的时间,看起来这时间还真可观啊!难怪我一直没有做出舔系统产品来,因为我没时间,哈哈!

不过ㄚ琪很喜欢接下来的一段,写程式的乐趣,这也是ㄚ琪很早就对投入这块领域很有兴趣的原因,心有戚戚焉,兹列于下:

首先是创造的趣味,没错,这种创造很便宜,我不用像玩车那样有台车,也不用像弹钢琴那样有台昂贵的琴,我只要花个几万元,就可以有硬体来写程式了!

其次,我们所创造出来的东西竟然对别人有用,我想对别人没用的,ㄚ琪绝对不会做,至少要对自己有用吧!

第三,写程式有点像推理、解谜的过程,就像福尔摩斯办案那样,令人兴奋。

第四,持续学习的乐趣,不过有时也是很重的负担啦!

最后,在如此易于操控的介质(tractable medium),这个介质是电脑吗?好吧,我先这样认为吧!

ㄚ琪就是有这样的快乐,所以才乐此不疲的。

但是写程式也并不总是那样的快乐啦,像是我觉得很多人都用很完美的眼光来看待程式设计师,有时压力还满大的,特别是写出的程式有错时,他们就会很灰心,且用指责的口吻来对待我,唉,孰不知人非圣贤吗?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啊,所以请对我宽恕点吧!

另外写程式也很少是为自己写的,因为这样不会有薪水赚,所以我们就得依赖别人了。

好了,既然我们不是完美的,那么我们通常都得面临除错的挑战,而除错一般又是很无聊的,而且又得花很多时间,所以我想这也是很多人没有投入的原因吧!

我想第一章还是有些引领的味道吧,再继续看下一章,是不是会讲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