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建筑的永恒之道的第十五章模式的真实,前言这样写‘然后,我们可通过体验的检视逐渐改进这些共同使用的模式,可以通过辨识它们使我们产生何种感受来十分简单地确定,这些模式是否使我们的环境充满活力。’全文可从建筑的永恒之道——第十五章 模式的真实(1)建筑的永恒之道——第十五章 模式的真实(2)建筑的永恒之道——第十五章 模式的真实(3)读取,本文不赘述,在UML软件工程组织里有一篇透明撰文的探寻软件的永恒之道 ——评介《建筑的永恒之道》,大家可以去看看,看起来又是有人从建筑的永恒之道来看待软体,所以不知是建筑业的好朋友,软体业的朋友们也一起来看看吧。

[adsense][/adsense]

我们在上一章已经看到了,存在着一个人形成一个模式并使其明确以便其他人可以使用它的过程。许多这样的模式已被写在第2卷中了。

但至今还完全没有确证,这些模式的哪一个会实际起作用。我们希望每一个都成为一个生活源泉,一个发生的、自持的模式。但这实际吗?我们如何能够区别起作用的、深层的、值得效仿的模式和那些单纯幻想的、疯狂臆造的模式呢?’似乎作者一直在推销它的第二本著作了,而且著作里所提的模式还没有经过验证,所以只能说暂且Hold住吧!

‘考察表明,如果模式个别陈述是经验真实的话,模式就是有活力的。

但是,一个模式并不因为其组成部分的陈述都是真实的而有活力。

我曾听到的最有趣的模式例子之一是“ 疯人院阳台” 。’作者觉得很可笑,ㄚ琪其实感觉不太出来,但是隐约觉得这个阳台的解决模式是个问题,精神病人可以有阳台吗?这让人好奇?

‘事实上,尽管其个别组成部分的陈述是真实的,但作为整体的模式却缺乏经验的真实性。

甚至一个模式看来很实用,背后又有清楚的理由,也根本不意味着它必然有能力产生活力。

比如,柯必意以极大热诚和严肃态度创造的著名的绿化中高楼耸立的辉煌城市模式。’

柯必意?一开始就觉得很好奇,先查原文的名字,查到维基


Le Corbusier (1933)

勒·柯比意(法文:Le Corbusier,1887年10月6日-1965年8月27日,又译科比意,原名Charles-Edouard Jeanneret-Gris),法国建筑师、都市计划家、作家、画家,是20世纪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是现代建筑运动的激进分子和主将,被称为“现代建筑的旗手”。他和瓦尔特·格罗皮乌斯、密斯·凡·德罗并称为现代建筑派或国际形式建筑派的主要代表。

这样可能还是无法激起大家的注意,在ㄚ琪的读山丘上的修道院提到山丘上的修道院:科比意的最后风景,原来这个修道院就是这里所提到的大建筑师,这样应该就清楚了,但是科比意的伟大建筑模式还是让作者用来作为模式没有活力的范例,理由ㄚ琪就不说了。

‘只有当模式解决了在这种情境下实际存在的所有作用力时它才起作用。

困难是我们没有可靠的万法,确切知道何者为一个情境中的作用力。

我们需要一种获悉作用力的方法,来克服理智的困难而迈向经验的核心。

为了做到这点,我们必须更多地依赖感觉而非理智。’ㄚ琪倒不觉得是依赖感觉,因为感觉有时是错的,而是应该凭藉圣灵。

模式凹室我们感觉很好,因为我们在那儿感觉到系统的完整。

模式T字交叉使我们感觉很好,因为我们在那儿感觉到系统的完整。

亚文化区的镶嵌使我们感觉很好,因为,我们又一次在那儿感觉到了系统的完整。’在东海建筑研究所95级设计组里的解析建筑模式语言 刘克峰 蒋宗宪 简志威 庄佩勋提到

8.亚文化区的镶嵌 Mosaic Of Subcultures
现代城市的大同小异和千篇一律的特征扼杀丰富多彩的生活方式,并抑制人的个性发展。

有图有叙述,但是还是看不懂亚文化区的镶嵌是什么意思,而且这个8好像是253个模式中的一种,所以先姑且这样猜着吧。
‘相形之下,思想产生的无感觉的模式,完全缺乏经验的真实。
而后,我们看到了,在作用力系统的平衡和我们对解决这些作用力的模式的感受之间,有一个基本的内在联系。
这使检验任何给定的模式较为容易了。
我们总可以自问,一个模式给我们何种感觉,而且我们也总可以同样询问他人。
当你问某人意见时,回答根本不是这样。
问一个人的趣味,回答也不是这样。
问一个人如何看待一种想法时,回答也不是这样。
回答只需感受,而无需其它。
这种检验的成功与否随着至今我还没有充分说明的、人们对模式的感受出奇一致的事实而定。

科学中,有很少实验,其中某个现像有能力产生这样超常水准的一致。

这些触及现实的感觉有时非常难以达到。

而只有这真实的感觉,这需要注意力的感觉,这需要花力气的感觉,才是达到一致所依赖的。

然后我们看到了,一个平衡模式的概念深深扎根于感觉的概念。

但尽管如此,感觉本身并非事物的实质。

总之,存亡攸关的东西最终不是别的,而是无名特质本身。’又回到无名的特质了?

最终,是模式中的这种特质,产生了有无活力之差异。

是现实本身产生了这种区别。’这里开始举用第2册的例子,像是见模式私密性层次(pattern INTIMACY GRADIENT)、模式前门凹进处(

pattern FRONT DOOR RECESSES)。

而放弃事物“ 必须是什么” 的成见并认识它们真正是什么是很艰难的。

在这方面,对现实的注意远超出了价值领域。

由于模式看起来是非伦理性的,由于它对个别意见、或目标或价值不做判断,模式上升到道德范畴的另一层次。

而后它成为自然的片断。

当我们看到水池中波纹的模式时,我们知道这个模式完全是同存在的作用力相平衡的:没有任何使之含混的思想干扰。

最终当我们成功地观察了一个人工模式,以致它不再被意见和意象所模糊时,我们便发现了像水池表面的波纹一样正确永恒的自然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