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法国皮耶枫城堡

这是建筑的永恒之道的第十七章程式共同语言的演化,前言这样写‘而最后,从不同建造任务的个别语言,我们还可以产生一个更大的结构,一个不断演进着的诸结构所构成的结构,一个城市的共同的语言。这就是大门。’全文可以从建筑的永恒之道——第十七章 城市共同语言的演化(1)建筑的永恒之道——第十七章 城市共同语言的演化(2)建筑的永恒之道——第十七章 城市共同语言的演化(3)读取本文不赘述。突然之间看到杨丞琳( Rainie Yang ) 的 想幸福的人Wishing for Happiness,这样一段唱着

[adsense][/adsense]

‘生活的丛林
坚强的游戏
在白天掏空了勇气
在黑夜剩不平
不懂错在哪里

我不过是一个很想幸福的人
为什么遇不到会生根的缘分
学着戒掉悲观 负我的都不恨
让心灵完整 美丽动人’

ㄚ琪在生活的丛林下坚强的游戏,白天的工作让人掏空勇气,在黑夜只想回到幸福的家,我不过是一个很想拥有幸福的家的小工程师,为什么遇不到生根的磐石,难道是福音的基础不够扎实?遇到了隔壁大楼正在兴建,却可能会影响到我住的家,满脑子的不平就出来,我该如何戒掉悲观,让自己的心灵可以完整,让ㄚ琪的家可以成永恒之家?现在面临了考验,更让人想好好读这一本建筑的永恒之道

我们从第16章知道了如何为一特定个别的建筑类型构造一个个别的语言。

现在,在第二部分的最后一章,我们将看到,这些语言是如何配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城市的共同语言的。

当我们做出不同的个别的语言时,我们发现模式是相交的。

而且,更微妙地,我们也发现,不同语言中不同的模式基本上相似,暗示看它们可以重新改造成在更大情形中更一般、更可用的模式。

逐渐清楚了,建立更大的语言,其中包括所有个别的语言并努力把它们统一于一个更大结构中,这是可能的。

我们这种语言首先从区域模式开始(井1~7):

独立区域,城镇分布,指状城乡交错,农业谷地,乡村沿街建筑,乡间小镇,乡村。

语言有城市的模式(井8~27):

亚文化区的镶嵌,分散的工作点,城市的魅力,地方交通区,7000人的社区,亚文化区边界,易识别的邻里,邻里边界,公路交通网、环路、学习网、商业网、小公共汽车,不高于四层楼停车场不超过用地的9%,平行路,珍贵的地方,通往水域,生命的周期,男人和女人。

语言有社区和邻里的模式(井28~48):

偏心核,密度活,活动中心,散步场所,商业街,夜生活,换乘站,户型混合,公共性的程度,住宅组团,联排式住宅,丘状住宅,老人天地,工作社区,工业带,象市场一样开放的大学,地方市政厅,项链状的社区行业,综合商场,保健中心,住宅与其它建筑间杂。

语言有邻里内公共地带的模式(井49~74):

区内弯曲的通路,T字交叉,绿荫街道,小路网络和汽车,主门道,人行横道,高出路面的便道,自行车道和车架,市区内的儿童,狂欢节,僻静区,近宅绿地,小广场,眺远高地,街头舞会,水池和小溪,分娩环境,圣地,公共用地,相互沟通的游戏场所,户外亭榭,基地,池塘,地方性运动场地,冒险性的游戏场地,动物。

语言有邻里中私密地带和公共机构的模式(井75~94):

家庭,小家庭住宅,夫妻住宅,单人住宅,自己的家,自治工间和办公室,小服务行业,办公室之间的联系,师徒情谊,青少年协会,店面小学,儿童之家,个体商店,临街咖啡座,街角杂货店,啤酒馆,旅游客栈,公共汽车站,饮食商亭,在公共场所打盹。

语言有建筑群中的总体布局的模式(井95~126):

建筑群体,楼层数,有遮蔽的停车场,内部交通领域,主要建筑,步行街,有项街道,各种入口,小停车场,基地修整,朝南的户外空间,户外正空间,有天然采光的翼楼,鳞次栉比的建筑,狭长形住宅,主入口,半隐蔽花园,入口的过渡空间,与车位的联系,外部空间的层次,有生气的庭院,重叠交错的屋顶,带阁楼的坡屋顶,屋顶花园,拱廊,小路和标志物,小路的形状,建筑物正面,行人密度,袋形活动场地,能坐的台阶,空间中心有景物。

建筑及其房间的模式(井127~158):

私密性层次,室内阳光,中心公共区,入口空间,穿越空间,短过道,有舞台感的楼梯,禅宗观景,明暗交织,夫妻的领域,儿童的领域,朝东的卧室,农家厨房,私家的沿街露台,个人居室,起居空间的序列,多床龛卧室,浴室,大贮藏室,灵活的办公室空间,共同进餐,工作小组,宾至如归,等候场所,小会议室,半私密办公室,出租房间,青少年住所,老人住所,固定的工作点,家庭工间,室外楼梯。

建筑之间花园和小路的模式(井159~178):

每室两侧采光,建筑物边缘,有阳光的地方,背阴面,有围合的户外小空间,临街窗户,向街道的开敞,回廊,6英尺深的阳台,与大地紧密连接,梯形台地,果树林,树荫空间,花园野趣,花园围墙,棚下小径,温室,园中座椅,菜园,堆肥。

最小的房间和房间中的壁橱的模式(井179~204):

凹室,窗前空间,炉火熊熊,进餐气氛,工作空间的围合,厨房布置,坐位困,共宿,夫妻用床,床龛,更衣室,天花高度变化,室内空间形状,俯视外界生活之窗,半敞开墙,内窗,楼梯体量,墙角的门,厚墙,居室间的壁橱,有阳光的厨房工作台,敞开的搁架,半人高的搁架,嵌墙坐位,儿童猫耳洞,秘室。

所有建筑结构和材料的模式(井205~213):

结构服从社会空间的需要,有效结构,好材料,逐步加固,屋顶布置,楼面和天花布置,加厚外墙,角柱,柱的最后分布。

构造细部的模式(井214~232):

基础,底层地面,箱形柱,圈梁,墙体,楼面天花拱结构,拱式屋顶,借景的门窗,矮窗台,深窗洞,低门道,门窗的边缘厚实,柱旁空间、柱的连接,楼梯拱,管道空间,辐射热,老虎窗,屋顶顶尖。

语言最终以细节、色彩和装饰结束(井233~253):

楼面,鱼鳞板墙,有柔和感的墙内表面,大敞口窗户,镶玻璃板门,过滤光线,小窗格玻璃,半吋宽的压缝条,户外设座位位置,大门外的条凳,可坐的矮墙,帆布顶篷,高花台,攀缘植物,留缝的石铺地,软质面砖和软质砖,装饰,暖色,各式坐椅,投光地域、用生活中的纪念品作装饰。

这一段列出了作者第二册要说明的253个模式,ㄚ琪不懂这些模式,但是一直耳濡目染之下,都快背会253模式了说。

‘原则上,这样一种语言作为一个城市的语言是足够复杂,足够丰富的了。

但它作为一种语言还没有充分的活力。

只有当社会中,或城市中的每个人都有这种语言的自己的形式时,语言才是有活力的语言。

为达到每个人心中有一模式语言,作为他对生活态度的表达的这种更深的状态,我们不能期望人们只从书上抄模式。

一个有活力的语言必须持续地在每个人的心中重新创造。

模式语言正是如此。

而后,随着每个人自我确立了语言,语言就开始成为一个有活力的语言。

两个不同文化的邻里在其语言中会有不同的模式集合。

不同的邻里,正像不同的人,常常有不同的模式形式。

而且,在不同的邻里中,人们语言中会有不同系统的连结。

因而我们看到,在一个城市中共同使用的语言是一个比单个语言复杂得多的巨大的结构。

一旦此种结构存在,我们就有了城市的一种生动的语言,就如同我们普通的语言一样富有生命力。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遗传学中。

物种的遗传特征由其基因库限定。

一个共同的模式语言也正是由模式库所限定。

而且,一旦人们以这种方式共同使用一种语言,语言将开始自动演进。

语言将演进,因为它可以一次一个模式逐渐地发展。

当人们交换对环境的看法以及交换模式时,模式库中存贮的整个模式将持续变化。

逐渐地,随着人们修改删加这些出版了的语言,一个随地方不同而特有的,因人而异的,然而广泛共享的共同语言库将自动演进。

当然,这一演进无止境。

而且,正因为它是在变化着,每种语言才是一种文化和一种生活方式的活生生的画卷。

它是一个生活的图景,它在这些模式的关系中,展现出生活各部分是如何协调在一起的,它们具体地在空间上是如何产生意义的。

在早期,城市本身被作为宇宙的意象—— 其形式是天地之间联系的保证、是完整一致的生活方式的图景。充满生气的模式语言更是如此。它如此强烈地表示每个人和世界的联系,以致他可以通过运用它在他周围一切地方创造新的生活来再肯定它。在这个意义上说,最终,正如我们将看到的,有生气的语言就是一座门。’

这几段摘要中,作者看来深受遗传的影响,所以将建筑用演化的观念来阐述,但是如果是这样,是否还是落入一种框架中?ㄚ琪还是比较相信来自圣灵的提醒,是可以让我们跳出这个框架中的,另外中国讲求的风水,这两种流动的状态,似乎在研究让建筑活着的关键,而昨晚ㄚ琪也学到了建筑下的土水则是另一种流动的物体,这物体不会让建筑变成永恒,反倒会让建筑毁于一刻,如何让自己的建筑成为永恒,似乎是目前ㄚ琪碰到一个需面临的问题。

不过最后一句话读来也是怪怪的?有生气的语言就是一座门?不是一座建筑吗?难道门有另外的意义?这是目前不得而知的,也就是作者可能要骗我们继续阅读到下一章的诱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