骇客伦理与资讯时代精神→后语 资讯主义及网路社会

[adsense][/adsense]

商业周刊 1137期的创办人金惟纯 “亲善公司”王天下,让ㄚ琪看到了其跟儒家文化归纳在一起,但是ㄚ琪反到觉得这可以回归到今天的章名,甚至于也可以归纳在福音里面,受儒家文化影响跟晚近福音的影响,我们很喜欢一起来看,如果真有这样的亲善公司,那么ㄚ琪对于工作观将不再那么悲观,今天的文章或许都可以不用看了,但是我们还是来吸收知识一下吧。

那么就看ㄚ琪如何从这一章的标题、粗体字及英文关键字来看看,这些讯息是否跟金惟纯先生的文字有关。

‘在社会的变迁过程中,科技是一个基本维度。…科技一词,我们在此依照一般用法,指的是利用科学知识建立起一套可重复的操作程序。’

从原文来看是写做Technology,维基的中文翻成技术,就跟书译的说明类似,但若是从科技来查维基,就有点混淆了,有时可能会指科学跟技术的合称,有时可能又只会指技术。Yahoo字典也是说成技术,所以ㄚ琪以为还是翻成技术比较不会有问题。

二十一世纪的科技范型

‘在资讯主义的基础上,网络社会出现并扩散至全球的每一个角落,成为目前社会结构的主导形式。网络社会是一个由资讯网路形成的社会结构,并由资讯主义范型的科技特征在背后推动。这里说的社会结构(Social structure),指的是人类在生产、消费、经验和权力关系里的组织化配置,在文化框架中可表现出有意义的互动。’维基也有说明↓↓↓↓↓↓↓

社会结构是一个在社会学中广泛应用的术语,但是很少有明确的定义,最早的使用应该在20世纪初汉语社会科学的形成时期。在当前的汉语社会科学中,这个模糊的概念仍然被广泛使用,广义地讲,它可以指经济、政治、社会等各个领域多方面的结构状况,狭义地讲,在社会学中主要是指社会阶层结构。但是,在欧美社会理论语境中,社会结构常常还在更加抽象的层次上使用,用来指独立于有主动性的人并对人有制约的外部整体环境,经常与“能动性”对立使用。一定意义上,这种对立类似于“社会VS个人”的对立。

网络社会的特征

‘文化的表现随着缤纷多样的全球电子超文字系统发展成形。人们的沟通、创造环绕着网际网路和多媒体构成超连结。这个媒体系统的弹性有助于吸收最多样的意见,自我设定欲接收的讯息。尽管个人经验或许存在于超文字之外,集体经验与共有的讯息— 亦即文化这个社会媒介 — 却大部分被含括在超文字之中。作为我们生活中的语意架构,它构成了真实虚境(real virtuality)的来源:虚境,因为它是建立在电子回路和时效短暂的视听讯息之上;真实,因为这个全球超文字网提供了我们在各种经验领域之中,用来建构意义的声音、影像、文字、形体和内涵,这就是我们生活的现实。’

推动资讯革命的力量

‘构成这个历史偶然的关键要素之一,则是资讯主义这个新的科技范型。它的起源为何?战争。’

因为利益冲突所以产生战争,而这跟亲善公司的利益相关者关系管理(stakehold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看起来则是有冲突的,或许跟福音也是大相迳庭,如果仔细想一想,资讯甚至可能来自于人类的贪婪,因此才会有利益冲突,而反观我们现在有时候甚且还要靠科技做好事,ㄚ琪就觉得有所矛盾,但是想一想水对我们的意义,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不就是这样吗?

这一本丛书阅毕,接下来要看丛书6 银色的旅程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