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环球贸易广场,484m

这是建筑的永恒之道的第25章城市的缓慢出现,前言这样写‘最后,在通常的语言框架内,成百万个个别建造行为将一起自然地产生一个活生生的、整体的和无法预言的城市—— 这既是无名特质的缓慢的出现,好像自无而来。’全文可以从建筑的永恒之道——第二十五章  城市的缓慢出现读取本文不赘述。周六傍晚的时候,书房的日光灯座烧坏了,整间房子都是臭味,今天该是去买灯座来替换的时候了,这跟这一章有什么关系,似乎没什么关联,但是想想看如果建筑采光通风好的话,应该就不会让人这么厌恶了,那就请大家看看摘要啰~

[adsense][/adsense]

‘最后,我们说到城市本身。

我们已经看到了几十个建造行为是怎样可以在共同的模式语言之内逐渐产生一个整体的,并且看到了为限定那个整体所需要的若干大一层的模式能够通过个别行为的绣促的结合而逐渐地产生。

现在,我们将要看到这一同样过程是怎样可以引申到一个城市的。

需要认识的第一件事情是任何系统,即使大到城市,都存在一个基本的问题。
这里的问题是:城市结构可以单纯从各个局部之间自发的相互作用中形成吗?
抑或结构必须靠一只无形的手,按照蓝图或总图来规划吗?
为正确的表述这个问题,我愿意把它和生物学早巳提出的个问题相对照:“ 有机体是怎样形成的
起初生物学家认为肯定有一个无形的设计者。
而现在清楚了,有机体完全是由遗传密码支配的细胞相互作用而形成的。
这也适应于一个城市。

让我们详细看看,规则相互作用的过程是怎么能够产生一个城市的。

在有机体的成长中,一切较大的模式都不过是作为微小的日常变化的结果而被产生的,这是一般情况。
而这也正出现在城市中。
例如,下面是这种过程可以生成像指状城乡支错那样一个非常大尺度模式的方式。
在略小的尺度,一个社区中以同样情况可以产生一个散步场所。
同样的过程也可以在一个邻里局部产生一些模式。
这些过程的每一个都需要一个大的组群和一个合有较小组群的组群。
为使这些过程适用整个城市结构,城市需要由一个组群和土地的层次组成,各个负责自己的模式。

为了使一些较大的模式一个个地从较小一级的行为的聚积中形成,必须使每一组帮助紧接着的较大一级的组产生较大组所需要的一些更大的模式。

在这些情况下,每个模式肯定将在它需要的层次出现。

但绝不能肯定,给出的模式究竟在哪里出现。

任一特定的橡树的最后形状是不可预言的。

一个完整的城市,像一棵橡树,也一定是不可预言的。

这个过程,确象任何其它生活形式的出现一样,独自产生一个生活秩序。

它比任何其它的秩序更复杂。它不能由决策产生,它不能被设计。它不能在一张平面上预言。它是千百个人处理他们自己生活,使他们一切潜力发挥出来的活生生的汪明。

而最后,城市整体出现了。’

最近全球最大的城市之一纽约面对愈来愈严重的住屋危机,因为超级风暴珊迪(Sandy)造成数万人无家可归,加上气温下降,以及需求燃料的排队民众人数越来越多,看来这个城市要修整到以前的水准,会将缓慢的进行,无怪乎纽约州长跟市长都需要大家有耐心了,我们也需要为这个地方的人民祈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