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诗或听歌你喜欢哪一个?

当我看到‘西子湾暗示她的颜色,夕阳下罗曼蒂克’时,铁定西子湾会因为如此在夕阳时段塞爆游客吧。自己曾在哈玛星的山脚住过将近十年的ㄚ琪,几乎摸透了它的细节,多么不想再跟西子湾的游客扯上关系啊,因为这代表着假日夕阳下我得花超长的时间塞着车才能享受这夕阳无限好。

DSC_1522

或许讲究一点的游客单看这样一句歌词并不以为然吧,但如拜读了林玉书的西子湾晚眺(五首选三)后,你当更清楚诗人所写的意境,更让人会花个时间来旅游的,或者我可以帮助你了解此诗的叙述是否有不妥之处。

先附上原有的五言绝句:

望洋还讶海无边,怒卷洪涛势压天。拍手迎风时一啸,诗声冲破绿杨烟。(其一)

寿山高木绿森森,寿海狂涛无古今。客里忙中还走笔,淡描风景印秋心。(其四)

万里横波弄素秋,片帆驰逐快豪游。鸿图老我犹冲溢,气压高雄第一楼。(其五)

从小讲台语的我们就以“斜湾”来称呼这个地方了,根本就没想过这叫“西子湾”,那时我常跟着大孩子沿着滨海铁路经过高雄港车站到西子湾玩,看题解说‘历来有不少文人雅士以“西子湾”为题,在此戏水、避暑、听涛,歌咏她的美丽,乾隆时期卓肇昌〈鼓山八咏〉就有“斜湾渔唱”。’,那时还小倒不知西子湾这么有名的,但是那地方白天戏水、避暑(我从不觉得可以如此)、夜里听涛,看见情侣常在堤边搂楼抱抱的,这我实在非常熟悉,现在回想,我还真是幸福,这么小就有这么大的游乐园可以玩。

DSC_1199

我喜欢到西子湾看海,因为那可以让我的心胸宽广,常听人说岛国居民普遍具有‘不自信、紧迫感、压抑性、扩张欲’的性格,看起来很像是日本人的岛国色彩,如果我那时没有每天看到海,或许我也会那种个性吧,不过看海让我的心胸舒坦不少,就像诗人写的‘望洋还讶海无边’,因为其无边就让人觉得浩瀚宇宙自是如此。

‘怒卷洪涛势压天’是我的恐惧地方,西子湾海堤是我一直不敢过去的地方,总是觉得海浪大的时候会把人给卷走,或许我胆小,所以我一直没有踏进那地方过,所以我相信诗人写的是没错的。

PIC_0058

接下来‘寿山高木绿森森,寿海狂涛无古今。客里忙中还走笔,淡描风景印秋心。’这首,提起寿山这又是我更熟悉的地方了,住过寿山脚下的ㄚ琪,整个寿山公园是我的后花园,念过寿山国小的我不时还爬墙到后花园玩说,那里的猴子、蜥蜴、蝴蝶、昆虫、鸟儿让我对生物的兴趣实在是影响很大。走笔至此,诗人不断走笔,我则是不断翻阅自数位相机科技进步以来,担任游客所拍摄的照片,不断寻找发现我发阙漏不少的照片,我应该再重新规划旅程带着爱子在秋天到来时,重新纪录这美好的风景才是。

DSC_1499

‘气压高雄第一楼’,题解写说‘可能是指高雄巨贾商人陈中和的宅第,位于今日苓雅区,始建于1911年,完工于1920年,历时9年。陈宅是日治时期高雄第一座洋楼,今改称为“陈中和纪念馆”。或者以地缘来讲可能是全台第一座洋楼,即前清打狗英国领事馆。’不管如何,今日再来阅读这诗时,不会有人疑问我所说的第一楼,现应该是高雄85大楼,台湾第二高的摩天大楼,也是1990年代后期台湾最高的建筑物。

DSC_1479

若是如此,我当重登海上快艇,悠游高雄港周边,享受那入港的乐趣,当你看到‘欢迎光临中华民国高雄港’的大字样时,诗人的‘鸿图老我犹冲溢’,当能让我再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豪情壮志。

那时或许还可以学庚午举人卓肇昌在“鼓山八咏”诗中的“斜湾樵唱”《忽听樵子唱,踯躅下前山,几曲斜峰乱,一肩落日还;轻风闻远浦,清澈渡花湾,嫋嫋莺频和,冷冷石默顽;行歌聊自适,笑士不如闲,试问家何处,白云屋半间。》来段歌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