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很多女人都想要走那个沙漠一趟?每年我问老婆想去哪里走走,她都不太想的就说撒哈拉沙漠、戈壁大沙漠或是新疆什么的,我一想到这些地方就很头痛,因为那些地方都很干燥,含沙量超高,像我这么会流汗的人,碰到这些风沙不就黏TT加上脏兮兮,一想到这我就浑身不自在,况且这些地方交通也不是很便利,经济的因素往往让我们每年的旅游都不会去成沙漠这个地方。

撒哈拉之心

我不知是如何听说到三毛这个名字的,或许是听过齐豫的橄榄树专辑晓得的吧,总之我还搞不清楚三毛这个人,直到有回在新竹五峰那边露营,拔营下山时路过张学良故居时也巧遇了三毛的故居,才稍微清楚三毛的故事,当我拿到陈玉慧的撒哈拉之心时,我就在猜是不是可以让我更清楚三毛的事,果真我不只更加认识了三毛,我也感受到小说家陈玉慧笔下的古明心似乎真的是三毛有关,不知是不是我的错乱,我甚至怀疑陈玉慧就是古明心了,所以她写的小说好真实喔,我在猜,或许我更应该多点考究才是。

这本书到手的时候,老婆就随意翻到了第十章这边看了几段文字,书中提到古明心认为自己不是母亲想像的音乐天才,有次下雨天跷课不想练琴,书中这样写的‘她在身后问我:不想练琴是不是?

我把琴盒放在餐桌上,站在餐桌前,我狡辩说是因为下雨等不到公车。但她似乎看出谎言,打开琴盒,将那把琴拿了出来,那把她辛辛苦苦订制的琴,她把它摔向墙壁。我无语地看着她,我的悲伤母亲看着我,抱着我,哭了’

老婆那时在车上安抚小孩,突然间她的眼泪快出来了,我不解地说有这么感人吗?她说她有空要继续看这本书。

我一听到这样美的小说,花几天的时间就把它读完了,我真的很感动,也很讶异这种编写方式,后来在博客来介绍里才知道‘小说以爱情为主题,运用蒙太奇双线交插叙述手法,重现了作家三毛当年在西属撒哈拉的生活,而沙漠的革命战争及惊世的爱恨情仇,都在狂风飞沙的场景中逐渐登场;作家三毛与荷西的爱情、古明心母亲的黯然之恋、明心本人即将在旅途面对的情感抉择,也在广袤与绚丽的沙漠中冉冉展开。’

不过在我继续写这心得前,我应该为一些文字做点修正建议,当我读到第十三章时有一句这样写的‘ 他(雷宁)这么一问,我(古明心)哑然许久,“我从未没见过他…”’,两个否定词是不是会负负得正啊,可是跟后面写的‘“对不起,啊,遗憾”’似乎就有点文不对题了,我感觉这里面应该有错。

在阿雍.1976 她曾经一度希望拥有洗衣机 

这里的第一句‘荷西和三毛开车在镇上四处寻觅阿依达。’这个阿依达经过我比对前后文后似乎是沙依达才对,如果可以修正,最后能够修正,不过这些错误,也不足以影响全书的阅读啦。

三毛故事的开始是在西班牙 安度哈尔的瓜达尔基维尔河里的,搜寻的话可以看到‘瓜达几维河(西班牙语:Guadalquivir)是西班牙的第五长河(仅次于太加斯河和埃布罗河),也是安达卢西亚自治区境内的第一长河。’这对爱好旅游,特别是崇尚欧洲旅行的我来说,是值得把它标注起来的,为的是我可以有机会到欧洲一访时去看看。

之后,在马德里.1967,这里“但最美的东西也不是东西…”…“你的笑容便是一种极少见的美”,嗯,这是单身男人应该学的,嘴巴太甜了,文字真是优美。

在沃夫刚生前未寄出的一封信,标题这样写着‘过于美好,便不美好’,这句又跟我刚说的最美的东西…很类似喔,作者果然有点癖好…后来还这样写‘美好是好的,过于美好,那便危险’哈,现在读来,想一想人生可不是这样吗?‘永恒的定律:没有永恒’

他爱她,但他更爱他想像的她:东方、海底深处。’也很美。

姊姊长得像他,眼角闪过一种守住秘密的坚定’我感觉得到是种恐惧…

三毛故事的最后这样的标题这样写着‘他的身体是一个无人的所在,他再度去了远方’,读完真的很伤感,三毛跟荷西快乐的时光看起来是这么地短,他们这么地爱冒险,却也因冒险过了头而牺牲生命,我该怎样想呢?

古明心的故事最后‘每想念你一次,天空便飘落一粒沙,于是便有了撒哈拉’,我感觉这是很美的结局,就在我看后陈玉慧这本书的创作理念时

我突然想到我可以不用把它当成小说来读,或者该说我如何去实现一个远方的梦想吧,我最早说说我不敢去沙漠这个地方,或许我是对未来害怕吧,如今我应该不畏惧这点,应该朝着我人生的梦想前进才是,我感受到无比的勇气,人生可以先订个短暂的起点,或许这起点就是摩洛哥的马拉喀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