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请原谅我读后感

说真的,读完一遍《猫咪,请原谅我》之后,我完全不懂作者要陈述什么?一会儿日本,一会儿中国,一会儿德国,时间没有个章法顺序,作者长怎样?她想表达什么,‘猫咪,请原谅我’看起来又只是其中一个章节,于是下笔写这篇读后感前,我觉得要好好研究一下作者。

我对日本的认识,始于课堂上历史的日本侵华,那是一种抗日的情感,年纪大看过流行日剧之后,却又迷上了日本,于是乎走过日本两趟,去第一趟日本之前,特地看了笃姬这部电视剧,就像去韩国前看了善德女王的韩剧一样,开始对日本的历史有点知道,对日本文学来说,村上春树是莫名其妙地红到让我知道的,佐野洋子在我检查了百度百科之后,蛤,她已经过世了,我本以为她很年轻说,在2004年4月,她因为《活了100万次的猫》 《老伯伯的伞》等对图画书的杰出贡献,获得了日本政府颁发的以艺术家为对象的紫绶褒章,哇,佩服佩服,这才让我知道原来我拜读的《猫咪,请原谅我》应该就是她的人生纪录吧。

当我对她的生平有了认识之后,我所读的花很美吧、风传送的东西、降在陌生城市的雪…等十四篇随笔,突然间在我的脑中自动排序起来了,每个章节都有我觉得特别的地方,我联想到《猫咪,请原谅我》里很多关于猫的故事,可能就是启发作者《活了100万次的猫》的灵感,‘小猫们很快就长大了,一个个走掉了。白猫已经成了一个老奶奶了。猫对白猫更温柔了,嗓子眼儿里发出了“咕噜咕噜”声。猫想和白猫永远地一起活下去。有一天,白猫在猫的身边静静地不动了。猫头一次哭了。从晚上哭到早上,又从早上哭到晚上,猫哭了有100万次。一天中午,猫的哭声停止了。这一次,猫再也没有活过来。’我的妈啊,这猫怎跟《来自星星的你》的都敏俊那样都死不了呢?我好感动《活了100万次的猫》的浪漫爱情,所以在‘猫咪,请原谅我’这篇里,洋子小姐把她对猫的记忆都叙述出来,这等功力就让人佩服,我是没养过猫啦,倒是养过很多鱼啊、白老鼠啊、鸟啊的,家里还曾养过狗,它们不是养死了,就是放生了,如果我有写日记习惯的话,我应该也可以出本叫做‘狗狗,请原谅我’的书吧,唉,可惜那时小没长进,这书应该无缘出版问世吧。

在‘花很美吧’这篇里提到‘愕然地领悟到,寂静其实是一种存在,存在得越多,寂静也变得越深’,这跟赫拉巴尔所写的《过于喧嚣的孤独》的意境有像吗?就像‘风传送的东西’说的‘这时,我突然谅解了。谅解了什么,不知道’我说这看来会很深吗?

在‘因为人会说话’这篇里的‘这时我才明白,世间这种东西,是和每个活着的人连在一起’,依照我的理解,当我翻开《小山薰堂人脉学》后,原来洋子说的世间是连结也就是人脉啊,各位在看我的逻辑推敲是不是很赞啊,我不由得窃窃自喜,如果我没有这样推敲,那么世间这个翻译出来的名词会让我觉得够怪的了。

‘四方形的玻璃窗外’有这么一句是这样的‘他的正常度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异常。’在译者陈系美的Facebook中被很多人画线,顺带也提到了我看过的《被讨厌的勇气》,这应该说翻译的问题还是作者的问题呢?或是像我读过的《这么动人的句子,是怎么想出来的?:不必苦等灵感,一下笔就好经典的写作技术》那种哲学式的写作技术呢?我开始有点理解了呦。

在最后的篇章里,洋子这样写‘对我而言,“飞翔”“自立”“解放”是莫名其妙艰深的事。但小孩饿了,我就会去弄一两个南瓜回来,连这个都办不到的话,会怒责自己当什么母亲’,前些日子,教会的支会一直在被分家影响着,我住的地方注定要被分到新的单位,有些人选择逃避,我在想这种莫名艰深的事干嘛去计较呢?工作还是要努力去做啊,那个新单位顶多也只是影响你的周日聚会方不方便而已,平常福音生活还不是在家过,我觉得大家真的想太多了,就像洋子做为一个妈来说让儿子不饿才是重点,我说自己肚子不饿才是重点啦。

看来下次去日本要去哪呢?或许应该是洋子的第二个故乡–静冈去瞧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