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跟老婆去基隆庙口庆祝生日,在往停车场的金鸡桥上逗留了百多人阻碍我推婴儿车前进,于是我斜眼看了一下他们,发现他们都手拿着手机在开启Pokemon游戏,我突然想到当初我知道这个游戏时,跟老婆说Pokemon,她一直听不懂,后来解释神奇宝贝她才晓得我讲什么,没多久台湾开放了使用,老婆也很快地去下载,可是她一直没看使用手册,所以她一直不懂怎么玩,我说如果没时间看资料,好歹也问一下人比较快吧,特别是现在社群媒体这么发达的时代,连乘龙改成拉普拉斯,你也可以很快知道。

[adsense][/adsense]

这种模式让我想到了本来纸本信件似乎因为电子信件的崛起有种快要倒闭的风险,竟然又有人复古玩起明信片交换的游戏,用了Postcrossing的另一种社群平台,因为我的加入使用,看来邮政又可以撑一阵子了,而且由于我的大量使用,甚至自制明信片,如果读者们也想一起便宜玩可以跟我洽询明信片的订购喔。

社群媒体前两千年这本书就是要让我们再一次了解社群媒体不是近代的产物,早在两千多年前就有了,只不过我们不用社群媒体这个名词,就像我们早期是用神奇宝贝而不是用宝可梦这些名词,所以做数位媒体人要懂得以前媒体人的作法,那才行啊。

重新诠释媒体史的趣味观点!
“我们过去身处的‘大众媒体时代’其实是长达两世纪的反常状态。
媒体原本就是属于社群的,而现在只是再度加强。”
古罗马最伟大的政治家西塞罗其实每天都在上网。

他的浏览器是莎草纸,他的频宽是奴隶的脚。他发表一篇“动态”,这则“动态”便会在他的人际网络中开始流传,其他人顺势写下心得、发表新闻,或者“转推”抄写到另一张莎草纸。在罗马城内,回覆一个问题约需两小时。奴隶们交替往来,于是各种最新消息、政治谋略与八卦,遍传遍了罗马。

如果我们把“技术”抽开,从历史中寻找能担任“社群媒体”的相同角色,便会发现:每个历史阶段,其实都有这样密集人际互动、资讯交换的相应机制。在古罗马我们找到奔波的莎草纸;在十六世纪我们找到不断传递散布、引发革命的印刷小册;在启蒙时代我们找到川流不息的咖啡馆。这些脸书出现之前的社群媒体,虽然速度慢一点,但却有现在脸书、推特的全部特性。

一旦把现代网路建立起来的“社群媒体”与之前两千年的历史连上,许多现在的疑惑或许就变得清晰许多:脸书之于阿拉伯之春到底扮演什么角色?论述言论的庸俗化会对文化有何影响?今日社群媒体真正新颖的地方在哪里?

作者汤姆.斯丹迪奇是个非传统的历史作家,出身科技圈,长期为Wired杂志、纽约时报等媒体撰写重点文章。他总能用新颖的角度,重新找到理解历史或科技的线索。他之前的几本著作《历史六瓶装》、《历史大口吃》不但精彩好看,更是引起众多讨论。

在这本书中,作者自由穿梭于各个时代,利用细腻的历史线索,构筑出一支“脸书出现之前的社群媒体历史”。让我们因而能拨开“社群媒体是当代产物”、“社群媒体因为科技才可能”的种种迷雾,看清眼前发生的真相。

【按赞推荐】

廖健苡/哲学星期五策划人
黄哲斌/新闻工作者

【好评推荐】

“潜回历史,细看新闻媒体、八卦报导、电子邮件、社群网站的原型,机智风趣且具启发性。”——黄哲斌,新闻工作者

从斯丹迪奇的《维多莉亚的网际网路》这本书开始,我就是他的忠实读者。那本书是关于电报的兴起,一方面让我们弄清网路科技与电报的关系,一方面读来饶富兴味。这次也是如此。——保罗.克鲁曼(Paul Krugman),纽约时报

斯丹迪奇再一次展现他过人天赋,把过往历史衔接到现在的争论与科技。《社群媒体前两千年》一书做出好看而且极有说服力的主张。——史蒂文.强生(Steven Johnson),Future Perfect以及《好主意从哪来》作者

这本书将会改变你对社群媒体的看法。它揭露:今日科技只是帮我搔我们喜爱分享与连接的痒。——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网景及Andreessen Horowitz之共同创办人。

汤姆.斯丹迪奇让我们了解,在文化的自然进程中,我们过去身处的“大众媒体时代”其实是长达两世纪的反常状态。媒体原本就是属于社群的,而现在只是再度加强。——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长尾效应》、《免费》及《自造者时代》作者

作者介绍

作者简介

汤姆.斯丹迪奇Tom Standage

拥有牛津大学工程与电脑科学学位,是《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的数位编辑,也是经济学人网站Economist.com的总编辑。他也为多家知名报纸章杂志撰写文章,包括《连线》(Wired)、《卫报》(Guardian)和《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等。曾着有《历史大口吃》、《历史六瓶装》(A History of the World in Six Glasses)、《维多利亚时代的网路》(The Victorian Internet)、《土耳其人》(The Turk)和《海王星档案》(The Neptune File)。目前与妻女住在伦敦,可参考他的网页:www.tomstandage.com.

译者简介

林华

联合国高级翻译,在联合国总部工作30余年,现为同声传译中文组负责人。主要译着包括《从黎明到衰落:西方文化生活五百年,1500年至今》(北京中信出版社)《断裂的年代:20世纪的文化与社会》《战争史》等,合译有《论中国》《世界秩序》《强权与铁腕:普京传》(以上皆为北京中信出版社出版)等著作。

目录

引言 西塞罗的网路
社群媒体早在两千年前就出现,这个理解不但有助于看清现在的媒体发展,也让我们能反过来用新角度看待这两千年的媒体发展。

第一章 社群媒体远古的基石:人类为何生来热衷分享?
社会性大脑、语言的传播和书写的发明,这三件式建立起社群媒体的基石,让人类足以成为社群动物。

第二章 罗马媒体:第一个社群媒体生态系统
西元前一世纪,奴隶是罗马时期的宽频网路。送信的奴隶、誊稿的奴隶,让身处偏远的西塞罗,不但能获知罗马城内最新消息,也能让人知道他的最新状况。

第三章 马丁路德的病毒行销:社群媒体在革命中的角色(一)
十六世纪,在宗教改革时期的第一个十年间,一共出版了六百万本小册子,其中三分之一是马丁.路德所写的。那时候,作者没有版税可拿,分享、推荐、翻印这些事,就是“按赞”的一种模式。

第四章 流动的诗篇:用于自我表现与自我推销的社群媒体
德文郡手稿是一群年轻廷臣交换诗歌、短签的一本册子。这本册子保留了十九个人在五年间,阅读诗歌、评论时事、表达感情的纪录与讨论。换言之,就是一个隐密的社群空间。

第五章 让真理与谬误抓对厮杀:管制社群媒体的困难
十六世纪期间,整个欧洲对印刷品的内容以及印刷商的控制日趋严厉。弥尔顿写下《论出版自由》,反对任何形式的内容审查,而这些思想激励了十八世纪法国跟美国的革命思想。

第六章 到咖啡馆去:社群媒体促进创新
十七世纪,阿拉伯的咖啡馆传入欧洲,在巴黎跟伦敦都大受欢迎。但各种疑虑便蜂拥而至。许多人认为,咖啡馆让大家分心,让大家终日与朋友讨论各种无谓的小事。

第七章 印刷的自由:社群媒体在革命中的角色(二)
潘恩《常识》一书的成功改变了人们对独立的态度。过去,许多人对独立连谈都不愿意谈,更遑论支持了。因此有人说:在实现美国的独立中,笔与印刷机和剑同样功不可没。

第八章 人民的哨兵:暴政、乐观者以及社群媒体
审查制度甫一放松,小册子即如潮水般汹涌而至。截至一七
八九年五月,一年内印刷的小册子总册数可能超过一千万册。这造成了空前的全国性大辩论。不久之后,人民攻进巴士底狱。

第九章 大众媒体的兴起:中央化的开始
报纸到了十九世纪已经全然不同了,报纸上的文章由专业记者撰 写,资金主要来自广告商。跟十八世纪的报纸相比,社群的互动性消失了,读与写的距离从未如此遥远。

第十章 社交媒体的反面:无线电的黄金时代
BBC有皇家的认可,又有政府部门的地位,对听众采取的是一种家长式居高临下的态度。它不只给听众提供娱乐,还想教育他们,提高他们的素质。这成为欧洲国家广播事业的典范。

第十一章 社群媒体的重生:从 ARPANET 到脸书
有一百五十年的时间,人对人的媒体被集中化大众媒体所湮没,现在钟摆又荡了回来。流行几世纪之久,基于分享、抄送和个人推荐的社群形式的媒体如今借网际网路的东风强势回归。

结语 历史“转推”自己
不管将来社群媒体采取何种形式,有一点是清楚的:它不会消失。如本书所述,社群媒体并非新事物,它已经存在了好几个世纪。在跨越历史的共享平台上,思想在人与人之间不断传送。

注解
参考书目

↑↑↑↑↑↑↑
第一章探讨了几个主题,包括:
  • 社会性大脑的进化
  • 分享是人的天性:这里引用了 一个来自邓巴的资料,鉴于人类新大脑皮层的体积,人类群体的平均规模应是一百四十八人,四舍五入为一百五十人。这叫做“邓巴数字”(Dunbar number),不论是村庄人数,或是军队的一个连编制,都是类似这样的数字,我突然也很有兴趣,因为这跟一个支会的成员数字也相仿,这实在有趣。
  • 共用媒体的起源

有些主题的研究真的有趣,或许我们可以从此再扩充我们对社群媒体的想法及应用,大家一起来阅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