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我跟老婆去了美国犹他州跟加州旅游,有一度曾因其美好突然有点不想回台湾了,老婆也常怂恿我移民美国好了,感觉这是一种美好的梦想,可是当你去逛卖场的时候,你又会感到疑惑,怎么很多是大陆货。而在去年的时候,去了中国广东一趟,一进入珠海的海关,就发现我不能打卡了,也不能用Google的MAP,很多我所熟悉的网路程式,我都不能用,而很多这些东西都是美国人做的,这突然让我想到有点不对劲。

[adsense][/adsense]

商业周刊 2016/8/18第1501期的国际焦点提到*未来4年,美国走向“高赤字和大建设” 川普希拉蕊 财经政策深解读,如果我是可以投票的外国人,我一定不会选川普,可是搞不好美国本土的民众很喜欢他,因为里面大谈保护主义,这让我觉得一个很大的民主自由国家,根本就不是那样,在我读了菲律宾历史后,我甚至也认为只是帝国主义的进化而已。大块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出版佩斯托维兹的美国游戏在第一章就这样写美国是流氓国家,这倒是很中肯的形容啊。

这本From系列的丛书20 美国游戏是继大块文化From系列丛书19 6个人的小世界在读的,不过我猜阅读进度会很慢,一则因为我对政治不感兴趣,另一则是我最近的工作确实比较忙,而博客来有这样的介绍

以前的美国,以全球都能接受的条件来界定国家利益,亦即强势的国际机构、正当程序和法治;如今则是狭隘地着眼于军事和经济的立即利益。以前的美国,全力支持北约和联合国等国际联盟;如今却视之为无物,或看作执行美国意志的一种阻碍。以前的美国,对敌人采取围堵政策,现在则是对潜在的威胁发动先制攻击。美国越来越乾纲独断,对其他国家的需求与目标视若无睹。这个“不可或缺的国家”,逐渐趋近于所谓的“流氓国家”。砦城不再是光耀的城市,反而日渐倾向于与国际社群为敌。本书着眼于此,虽不至反驳美国霸权或运用美国权力,但却反对愚昧、自大与无知地运用权力。深入剖析单边主义冲动的历史根源,以及它如何影响美国贸易与经济政策,武器管制、能源、环保、毒品交易与农业等外交重大政策。用意所在,是要向莫名所以和伤心不已的美国人解释,为什么全世界好像都在反美;同时也向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说明,他们为何时时误解美国的善意。

作者简介:

Clyde Prestowitz(普雷斯托维茨)

曾任雷根政府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现为华府知名智库“经济战略研究所”(Economic Strategy Institute )所长,着有《贸易地区》(Trading Places)等书。现居马里兰州波托马克市。

译者简介:

杜默

资深文字工作者。曾任丛书主编、杂志执行副总编辑,历任首都、自立、中晚、中时、自由各报国际新闻中心。译有《圣经密码》、《开始》等无数作品。

↑↑↑↑↑↑↑

书摘第一章这样写

1流氓国家

流氓,形容词──不再服从、归属或被认同,无法驾驭或不可理喻;
脱序者、具有异常残暴或不可预测的脾性。
──韦伯百科字典
试将吾人比作砦城,众人目光莫不仰望我们。
──温思洛普/麻萨诸塞湾殖民区总督(一五八八~一六四九)

本章的标题用来形容美国是故做惊人之语,所以,且让我稍做强调,本人绝对没有把美国视同海珊治下的伊拉克或其他残暴独裁政权之意。的确,我总喜欢把我国当成“砦城”,往往是云遮雾照多过阳光普照。不错,让我忧心,同时也启发本章标题的是,海外有越来越多人,包括许多长期友人在内,逐渐把我们看做是虽然未必和海珊或其他凶徒一样,但肯定是韦伯字典中所说的“不再归属或被认同,无法驾驭或不可理喻,脾气难测”。事实上,今天(二○○三年二月二十四日)的《华盛顿邮报》头版报导就说,有很多人认为布希总统对世界和平的威胁比海珊更大。此外,这也不是源于怎么处理伊拉克问题论战的最新发展。且听伦敦《卫报》的说法:“美国这个‘不可或缺的国家’,逐渐变得宛如终极流氓国家。布希治下的美国不去领袖群伦,反而是日渐倾向于与国际社群为敌。砦城不是光耀的城市……反而传来……民族主义论调:我们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不爽,好极了。”○1这可不是昨天写的,而是二○○一年春天美国否决管控全球温暖化的《京都议定书》时的报导。

各位阅读以下章节时,切记这种选择和它美国外交关系和美国本身的意义──这理想使我们驻外使馆在九一一事件后淹没在花海中。另外也要记住温思洛普证道词中常为人忽略的一段:“我们若在所从事的工作上对上帝虚伪相待,造成祂撤回祂赐予的助力,我们就会成为全世界的谎言和笑柄,授予敌人口实来中伤上帝和所有表白信仰上帝者:我们会让许多上帝可贵的仆人丢脸,使得他们的祈祷变成对我们的诅咒,直到我们耗尽即将往生的喜乐地。”

我想如果有机会读下去可能也是件有趣的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