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谢灵运的过白岸亭一诗中,有“交交止栩黄,呦呦食苹鹿。伤彼人百哀,嘉尔承筐乐。”这么一句,这是从诗经Continue Reading